領略椰子風情


領略椰子風情

摘自一篇我們偶然發現的設計起源故事,
故事主角是兩張老式椰子椅和一位頗具影響力的加利福尼亞現代主義大師。

多年以來,經常有許多好奇的人給我發來電子郵件,請Herman Miller檔案館給他們提供一些“憑據”之類的東西,好讓他們在跟人講述如何在拍賣會上、車庫拍賣中或者在某個古玩店不起眼的角落裡買到一件George Nelson或者Eames等大師設計的家具時更加鑿鑿有據。 他們想知道生產這件家具的具體地點(通常在密歇根州)和具體時間(大多數生產於中世紀)以及產品剛上市時的價格。大多數時候,我會引導他們查找家具上面的產品標識,幫助他們估算家具的生產日期,然後查閱我們的價格手冊,並提醒他們要根據通貨膨脹率來調整當時 偏低的產品價格。在生產這些老式家具的那個年代,Herman Miller還沒有追踪此類客戶訂單數據。當我讀到Brent Lewis寫的一篇關於在Craig Ellwood狩獵屋存放過的一些椰子椅和其他Herman Miller知名產品的有趣故事時,我驚喜地發現,原來Hunts一家保存下來的文字依據竟然能幫助我們從一些椰子椅溯本歸源到它們最初的買家,即當時住在馬里布海邊的一戶人家。所以,當Herman Miller利用更新、更具持續性的殼體材料和更廣泛的


 


 

馬里布的意外發現

我一直都很喜歡George Nelson設計的這款椰子椅。設計很奇特,像一張微微翹起的摺紙。有人說,Nelson(或者也有可能是當時在Nelson的設計事務所工作的George Mulhauser)設計了它,造型讓人聯想起一顆大椰子。這款座椅比例寬大舒適,與其他經典的中世紀設計相比,十分奇特出眾。實際上,儘管Nelson的設計事務所以高產出名,這卻是他們設計的為數不多的座椅中的一款。
椰子椅的設計工作於1955年完工,並於次年在Herman Miller正式投產。那一年休閒椅意外走紅,Herman Miller辦公室度過了興奮而刺激的一年。因為與此同時,他們剛開始生產Charles和Ray Eames夫婦設計的標識性670/671躺椅和腳凳——更別說還有Nelson的棉花糖沙發也在1956年面世。

 


 

與生俱來的利落感

幾年前,Knoll剛剛收購了Mies van der Rohe的創意Barcelona座椅的生產權。Barcelona是由兩片呈一定角度的平板交叉組合而來,而椰子椅則呈輕微的弧線,並逐漸從椅座優雅地過渡成稍微內折的靠背。從這方面講,它更類似於Knoll已經生產近十年的Eero Saarinen設計的那款“胎椅”。作為最偉大的一款MCM躺椅,“胎椅”可謂實至名歸。但如果將“胎椅”和椰子椅並排放在一起,又感覺兩個產品來自全然不同的世界。椰子椅三條椅腿的時尚造型、乾淨利落的曲線一經面世,便能受到那群戴著耳機聽著Miles Davis的《幾近午夜(Round About Midnight)》的潮流新興人類的熱捧,實在不無道理。


天生一對

椰子椅也能與腳凳搭配,這些年我就看到過很多非常好的組合。可以說,這是一款能放飛自我的座椅,不像我印象裡的Eames 670/671。單看沒有腳凳的Eames躺椅怎麼都覺得不對勁,就好像它殘缺不全,或者就像人沒穿衣服似的。椰子椅就不會這樣,自成一體,清麗脫俗,又異常舒適。對於有些座椅,可能單獨用一張就夠了, 但兩張椰子椅搭配時效果更出色,我將此歸因於兩張座椅毗鄰時產生的組合效應。當每張椰子椅的曲線一路延伸至靠背,椅子之間會產生與椅子本身造型相呼應的負空間。找到一個好的拍攝角度,可以拍出非常迷人的效果。


簡單,但拒絕平庸

耐人尋味的是,座椅的款式可謂成千上萬,但像椰子椅這麼簡約的真是少之又少。除了椅座邊緣和椅腿稍有棱角,椰子椅的外形渾然流暢,一氣呵成,整個造型優雅大氣。如果把它當成一件雕塑來研究它的造型, 您會驚嘆於它的平衡感。當人繞著座椅走動的時候,它好像也在跟隨您一起轉動,始終向您展示出柔潤飽滿、曲線玲瓏的一面,同時透露出其有機品質和幾何嚴謹性。可謂是一款完美無缺的座椅。

有據可依

2018年的夏天,有人用電子郵件給我發來幾張像素很低的椰子椅照片。我看不出多少細節,但因為這張椅子的顏色介於橙色和粉紅色之間很有意思,就把照片都保存了下來。可能出於我對這款設計的個人興趣, 我立即回覆了郵件,邀請那位客戶攜帶這張座椅來參加我即將舉行的設計拍賣會,算上估價、服務條款、營銷成本和物流等,所有這些加起來大約價值2千美元。當時我想的是,我實在沒必要花太多時間折騰這件事。但最後我很高興自己花了這些時間。



幾天後,我收到一條簡單的回覆,只有一句話:“這個價錢是一對還是一張椅子?”我有點迷糊,懷疑自己是不是搞錯了。於是又回頭查看了第一封郵件,照片裡確實只有一張椅子。 經過反複檢查,我才發現還有個附件。附件裡是1950年代的銷售發票的掃描文件,上面寫著“2張椰子椅-445美元”。這只是故事的開頭,完整的故事詳情請登錄邁阿密設計網站查看

故事起源

專家可以通過很多手段來了解幾十年前生產的產品的真實性和日期。追本溯源,以及擁有產品的人或家庭提供的個人故事,不僅吸引人,還能提供重要的背景資料和個性色彩。當然還有物品本身、標籤、標識、 構造方式和年深日久產生的鏽跡等。但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取代純粹的文件記錄。
在這件事裡,這張發票還讓我們發現了一些更有意思的事情。優秀的設計就像藝術作品,本身價值不菲,但如果產品還曾被名人收藏使用,則更是錦上添花,價值猛增。原因是每個人都喜歡聽好故事;而比聽故事更讓人高興的就是自己講故事。 因此,能講一段引人入勝的故事,說說那個東西曾到過哪裡,誰曾經擁有它…等等,就夠吸引人了。而這次,這張發票引領我們走上了溯源之旅,一直到找到一位偉大的現代建築師的漂亮現代豪宅。當我們在屋子裡找到原先在屋子裡拍攝的座椅照片時, 更是有挖到寶的感覺。豈止錦上添花,簡直是快樂從天而降啊。


回頭說說那張揭開這段故事的發票吧……就發票而言,它包含了我們常見的所有詳情,發票抬頭上還有購買者的姓名:Craig Ellwood,美國西海岸中世紀現代建築歷史上舉足輕重的建築師之一。

對故事有興趣?可以前往邁阿密設計網站繼續閱讀此故事。
想認識更多經典設計作品?請前往

資料來源:A Taste for Coconut

已加入購物車
網路異常,請重新整理